瑞祥彩票

欢迎进入中国昌吉网!

当前位置: 频道精选 > 文化 > 文苑 > 散文

准东 的“风”

发布时间:2020-06-22 11:48:00 来源:本站原创

  中国昌吉网讯(作者雷锦)大风,小风,轻风,微风,在准东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大漠上空时常回旋,带给人们不同的认知感受。

  我爱“准东风”的轻柔和煦,也爱“准东风”的狂飙凛冽,我更爱“准东风”的神奇玄妙,它让我敬畏而又亲近。

  风,自然界的一种常见现象,形成于冷热空气的对流过程。一般来讲,人们都厌恶刮风,因为它带来过不同的灾害。但我觉得它利害兼容,需要以辩证的态度去理解认识,毕竟风的作用利大于弊,它与空气、阳光、雨雪构成了人类生存的必要条件。它与人类相伴相随,造就了五彩缤纷的世间万物。

  由于准东风多雨雪少,干旱的沙漠戈壁只能生长红柳、梭梭、沙棘、紫穗槐等灌木,即便是人工种植,也只能局限于耐盐碱的榆树、胡杨、白蜡、沙枣等乔木。这些适者生存的乔灌木,成为大漠中的“英雄植物”,它们栉风沐雨,护佑准东,象征着准东人的坚强意志和拼搏精神。

  “一年四季常刮风,从春到冬不消停;停歇乖若温柔兔,疯狂变成凶猛虎。”这是对“准东风”的形象概括。可是,风也具鬼斧神工之效,成为自然界的造物主。春风吹来,万物复苏。有了风,地面上才出现千奇百态的壮观景象。放眼远眺,偌大的准东戈壁滩,在风刨的雕刻下,被削刮得不见凸凹,一望无垠,平坦辽阔,大漠也成为准东人的“胸怀”,接纳着五湖四海的开发者。置身准东,你还可看到风日造化留下的不可思议的作品:五彩湾、火烧山、玛瑙滩等奇特景观,魅力无穷,博得了远近游客的青睐。

  心中若有桃花源,何处不是云水间?大漠准东的风是一道风景,我在此度过了两轮春夏秋冬,亲眼目睹由风力催生的一幕幕“舞台剧”情景:晨风飘来,静若修女的树木或拂袖弄姿,或摇曳婆娑,或舒展柔美的身段;一丛丛、一簇簇花草被梳理得疏密有致,既有条不紊又波浪起伏,极似地上的“飞瀑”。劲风吹来,广场上空的国旗猎猎飘扬,荡起人们的心旌,激发强烈的爱国豪情;一排排景观树像战场上义无反顾的将士,倾身向前,冲向赴汤蹈火的战场。晚风拂来,姑娘的花裙和秀发随风飘逸,平添几分妩媚毓秀,格外诱人;一对对情人、一伙伙朋友,徜徉在宽阔宁静的马路上,畅说着准东的今昔变化,憧憬着美好的未来。现在,准东的风因生态环境的大为改善,变得清醒而不混沌,刮一场风、除一次尘,把局部的浑浊气体和地面尘埃一扫而光,就连苍蝇蚊子在风中也被吹得无影无踪。盛夏的戈壁,当人们酷暑难耐时,一场“解热风”刮过,留下了爽身安神的空气,天空也呈现出“万里蓝天白云飘”的赏心悦目景观,准东的空气质量在昌吉州七县市三园区中名列优质。不得不承认,风是造景的“魔术师”。突然间,我从古人笔下“解落三秋叶,能开二月花。过江千尺浪,入竹万竿斜”的诗句中悟出了风的神奇。

  在准东,风,不可或缺。缺少了风,生活似乎就缺少了别样的情趣和动感的浪漫,戈壁大漠就缺失了凌厉彪悍的烈性。或许,只有强风吹来,才能与大漠的粗狂、荒凉、遥远、沉寂搭配成一道塞外风光。难怪古人借风抒怀,留下无数壮美诗句。今天,准东人也常常借风抒发“好风凭借力,送我上青云”的豪情壮志,脸上洋溢着笃定坚信的神情。

  疾风知劲草,大漠出英雄。“逆风而上”是准东人的品格。有志者四海为家,奋斗者艰难不怕。多少个黄风呼啸的日月,全国各地的建设大军像出征的勇士,一往无前,汇聚在戈壁荒滩破土创业,表现出“不管风吹浪打,胜似闲庭信步”的坦然和豪迈。十多年过去了,如今的准东,一座新城拔地而起,一个个发电厂、化工厂、新材料新能源厂,似星斗彩云般撒落在准东大地上,成为建设和发展的“雕塑”。

  不经历准东风沙的考验,哪有改天换地的沧桑持重和顽强毅力?在发展的背后,来自全国20多个省区的8万多干部工人屹立在风中,战风沙斗严寒,使亘古荒原汇聚了机声、人声、风声,谱写了一曲雄浑豪迈的大漠交响曲,催驱准东开发建设一路向前。

  在“风乐”声中,一批批干部工人不懈接力,把建设的大任扛在肩上,坚持奋斗奉献。队伍中,来自内地的神华神东、东方希望、宜化等公司的企业家和工人,在戈壁滩住帐篷、抗风沙,率先创建了开发区的旗舰企业,引发了开发建设的“戈壁风暴”。在企业后方,有地方作后勤、搞服务的本土干部职工组成坚强后盾,他们坚守岗位,见证着准东的变化,留下“风行者”的足迹,创造着准东的佳话。现任开发区党政办副主任的田作友,12年前就置身于开发准东的战场,先后经历过五彩湾、芨芨湖几个园区领导岗位,饱受无数次戈壁风霜雨雪的洗礼,练就吃苦耐劳、坚韧不拔的品质,成长为有管理能力的领导干部。但因坚守岗位,少暇回家顾老,心存内疚,他只好将80多岁的老母亲从百里之外的奇台县城接来准东“轮班”尽孝。环保局干部周云辉2009年从河南漯河来到准东,一晃11年过去了,他成了内地来的“老准东”。2016年他又把媳妇、孩子和母亲从内地老家“请”来准东,一家人惯看准东的春夏秋冬、日出日落、发展变化。党政办干部王永鹏来自山西吕梁,20多岁的他,2008年走进准东机关从未“跳槽”。5年前,他又动员父母来到准东打工,风生水起的准东开发区成就了他的婚姻和家人的事业。河南永城籍自由创业者陈淑华,2010年在风沙肆虐的环境中第一个“吃螃蟹”,建起了为企业服务的气体厂,为准东建设助一臂之力;来自河南信阳的刘泽慧2014年开起了第一家个体餐馆,饭菜飘香大漠深处,方便了野外作业工人就餐......

  风在吼,事不停,准东大军在奋进的路上续写风暴“群英谱”。

  准东恶劣的“风环境”,没有吓倒开发建设者们,相反,历练了他们特别能战斗、特别能奉献的品质。“准东的风沙我们都能克服,还有什么样的困难不能克服呢?!”准东人笑傲风沙凶狂的豪迈气魄震撼着大漠,令人肃然起敬!

  在风中,一张张黑里透红的脸,写满乐观和自信,烙印在人们的记忆,成为“准东表情”;一个个国之重器的诞生,后面镌刻的是精神丰碑,成为越来越巍峨的“准东坐标”。我被眼前的准东人所感动,常常不由自主地吟唱起《革命人永远是年轻》的歌曲,以抒发对他们的敬意。

  伴随风沙战寒暑,迎来天翻地覆大变化。如今的准东,人气兴旺,发展蓬勃,变化今非昔比,真是“换了人间”:银河般的灯火扮靓荒凉夜晚,滚滚热流充溢大漠上空,龙腾虎跃的场面替代“狐哭狼嚎风声厉”的恐惧环境,昔日肆虐的大风似乎被勇敢者的气概所震慑而减弱,少见了早先的狂暴猛烈。准东人记忆中不再留存岑参笔下“北风卷地白草折,胡天八月即飞雪”的苍凉凄惨,也消除了陆游出征时“夜阑卧听风吹雨,铁马冰河入梦来”的孤寂悲壮。相反,却使人从中感受到准东人“好风凭借力,送我上青云”的凌云壮志和“大风起兮云飞扬”的豪迈气派。

  感受准东的风,我时常常发出“数风流人物,还看今朝”的赞叹;透视准东的风,我看到了明星般的开发区正在灿然崛起!


友情链接

闲来麻将 山东十一运夺金开奖结果 112彩票 欢乐赛车 128彩票 闲来麻将 山东十一运夺金开奖结果 112彩票 欢乐赛车 128彩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