瑞祥彩票

欢迎进入中国昌吉网!

当前位置: 频道精选 > 文化 > 文苑 > 小说

迷路的鱼

发布时间:2020-07-30 17:09:58 来源:回族文学

  王明新

       墨鱼说他肚子有点不舒服,得去下风头解决一下,就跳下车钻进一个沙包下的几棵胡杨中。回头看看,见司机也下了车,正点燃一颗烟在吸,就爬上沙包,又连滚带爬从沙包的另一边下来,然后黄羊一样撒开腿一溜小跑,直到又翻过两个沙包,累得气都喘不动了,才两腿一软口袋一样摔倒在干爽的沙子上。心想,司机可能还坐在驾驶室里傻等呢,就扯起嘴角笑了一下。

  自从六年前与那个倒霉的汽车司机雨夜相遇,墨鱼整整六年没回家了,在这六年的两千多个日日夜夜里,他隐姓埋名,如惊弓之鸟,一有风吹草动就立即逃之夭夭。六年,最痛苦的不是忍饥挨饿,不是寝食难安,不是出力流汗,不是有苦难诉,而是对家乡对父母的思念。终于踏上回家的路了,墨鱼说不清兴奋、紧张,还是不安。

  六年来,墨鱼先后去过甘肃、宁夏、青海,在建筑工地上当过小工,在饭店给大厨当过下手,卖过菜,倒腾过水果,后来到了新疆,他靠打工和省吃俭用,身上有了一笔钱。初到新疆的时候,闲得无聊,墨鱼在沙漠腹地的一个巴扎上转,听说沙漠里来了石油钻井队,就想碰碰运气,他用打工挣的钱买了十几只羊。在山东的时候,他听说过油田,却不知道什么样子。他赶着羊上路了,路上看见一辆给钻井队送给养的车,司机在路边买哈密瓜。他给司机点了颗烟,又说了几句好话,就把自己和那十几只羊全都装上车拉到了钻井队。钻井队刚到新疆,人生地不熟的,见有人送来十几只青山羊,活蹦乱跳的,当即就收下了。队长年龄不大,是个爽快人,墨鱼与他聊了几句,队长就决定雇墨鱼为食堂采购食品。之后,他就怀里揣着钻井队的大把钞票,坐着为钻井队值班的卡车,到他熟悉的那个巴扎上为钻井队采购吃喝。

  墨鱼曾问过司机,这沙漠有名字吗?

  司机说,当然。塔克拉玛干。

瑞祥彩票  墨鱼说,什么意思?

  司机说,死亡之海。

  转眼小半年过去了,墨鱼的思乡之情与日俱增。五一节就要到了,墨鱼建议买几只活羊,再买几箱伊力特曲,好好庆祝庆祝。职工远离家乡和亲人,吃饱了不想家。墨鱼说。年轻的队长同意了。墨鱼揣着三千五百块钱与司机上路了,没出沙漠,他就成功地甩掉了司机。六年,他想,那个被他抢劫过的司机应该忘记那六百八十块钱,忘记他在他身上留下的伤痛了吧?警察应该放弃了对他的追踪,放弃了一定要他归案的决心了吧?为了那六百八十块钱,他付出的还少吗?

  以往,墨鱼为钻井队采购东西,司机总是顺着汽车留下的辙印向前走,然后就出了沙漠,到了那片绿洲。绿洲是天山雪水浇灌出来的,巴扎就在那片绿洲上。墨鱼当然不能到那个巴扎上去,他担心司机等不到他,会到那个巴扎上去找。他打算绕过那个巴扎,再往前走,就是沙漠公路了,他想到沙漠公路上去拦车。他听说,沙漠公路上来来往往都是石油上的车,水罐车、油罐车、吊车、运送设备的卡车……一天到晚不断溜儿。搭上车,一天一夜就到了乌鲁木齐,买张火车票,三天三夜就到山东老家了。

  歇了一气儿,墨鱼爬起来,信心十足地向前走。清晨凉爽的空气,回家愉快的心情,都让墨鱼对未来充满憧憬。谁知太阳从一个沙包上一钻出来,温度顿时升高了。开始墨鱼只是感觉有点热,后来口干舌燥,脚底下的沙子发烫。墨鱼想找点水喝,可是他发现前后左右,除了连绵起伏的沙丘就是一个接一个的沙包,别说水,连一点点绿色也看不见。沙漠里很静,墨鱼只能听见鞋底与沙子摩擦发出的干燥的声响,就感觉自己像个宇航员在月球上走。开始墨鱼没在意,因为他知道他甩掉司机的那个地方离沙漠公路并不远,往狠里说也不过三五个小时的脚程,这点路对墨鱼来说实在不算什么。这几年他常常一个人在荒无人烟的路上走,最长的一次他走了十几个小时。太阳越升越高,也越来越毒了,墨鱼走得浑身软绵绵的,却仍然看不见沙漠公路的影子,不只看不见沙漠公路,他眼里除了沙子还是沙子。

  后来墨鱼就害怕了,他不知道要这样走多久,他甚至怀疑走的方向对不对。墨鱼瞅着太阳,想辨别一下方向,可是他往常从钻井队到那个巴扎,再从那个巴扎回到钻井队都有车坐,根本用不着他操心方向问题,沙漠里又没有任何标志物,所以他并不知道沙漠公路在他现在的什么方向,他只能凭着感觉继续往前走。墨鱼摸摸身上,那里有他打工挣的和刚从钻井队骗来的共两万多块钱。想到这些钱,他又有了力气。

  太阳从东转到南,又从南转向了西。墨鱼把衣服脱得上身只剩一件背心,下身只留一条内裤,可他还是热得汗流浃背,晕头转向。后来,墨鱼看见一墩沙柳,他实在走不动了,就躺在沙柳下面打算歇息一会儿,沙柳正好遮住了强烈的阳光。这一躺下,墨鱼就再也不想起来了,直到太阳从一个沙包上隐没。这时候起风了,风不是很大,沙子像水一样从他身边流过去,那些沙子一下一下擦着墨鱼的皮肤,柔软而又凉爽,这让墨鱼想起小时候在河里摸鱼的情景。墨鱼用衣服把头包裹起来,沉沉地睡了过去,就不断地有鱼向他梦中游来。第二天醒来,风停了,墨鱼大半截身子被埋在沙子里,幸亏这墩沙柳,不然他会被沙子活埋起来,若干年后也许就成了一具木乃伊,让发现他的人做一番考古研究。

  墨鱼没有一丝力气,他知道自己一天一夜没吃东西,也没喝一口水了,他后悔了,后悔贪图那三千五百块钱,是那三千五百块钱害了他。其实,墨鱼早就后悔了,如果不是贪图那六百八十块钱——当然,在抢劫之前他以为司机身上可能会多点,他怎么会像条无家可归的狗到处流浪呢?其实,他连条狗也不如,狗至少是自由的,而他却时刻都感到自己被跟踪被追逐,他也时刻准备着逃亡。可最终他还是没有经得起诱惑,他是想,自己在外流浪了这么多年,总不能两手空空回家吧,手里多一些钱对父母总是一点安慰。

  喂——

  突然,墨鱼听见好像有人在喊他,他不相信,这怎么可能呢?幻觉,还是遇上了鬼?要不就是钻井队的人找来了?找来就找来吧,反正他不想再跑了,再跑下去他可能得把命搭上。如果真是钻井队的人找来了,他就说自己方便完后迷了路,然后跟钻井队的人回去,继续为钻井队跑采购,过些日子找个理由堂堂正正地离开。

  喂——喂——

  声音没多少底气,还有些嘶哑。这回墨鱼看见了,在一个沙包下,站着一个男人,他身边还停着一辆水罐车。看见水罐车,墨鱼又想起了六年前的那个雨夜,他抢的也是一个水罐车司机。那时候,墨鱼高中毕业,没考上大学,情绪十分低落,尤其是他喜欢的一个女同学也考上了大学,墨鱼知道他将永远失去她。墨鱼天天泡在网吧里,父母白天上班顾不上他,夜里就从一个网吧到另一个网吧找他,把他劝回家,第二天他又跑了出来。开始他还能用种种谎言从父母那里骗到钱,后来他们说什么也不给了。一个雨夜,墨鱼在网吧里消费完最后一块钱,不得不离开,他溜达到一条公路上,浑身淋得精湿却不想回家,就遇上了那个司机。那个司机的水罐车出了毛病,在修车。本来墨鱼没想动手,只是想用刀吓唬吓唬他,而且那只是一把普通的水果刀。谁知道司机不肯就范,无奈之下墨鱼用水果刀朝他刺了一刀,司机用胳膊来挡,一刀划在司机的左小臂上,顿时血流如注,司机这才老老实实把钱从身上掏了出来……

瑞祥彩票  墨鱼喜出望外,这回有救了。墨鱼打起精神,向那个人和那辆水罐车走去。果然是那个水罐车司机。在那一瞬间,墨鱼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中国之大,他从山东跑到新疆两个人怎么又相遇了?在山东的时候这个司机就开水罐车,到了新疆还开水罐车,只是在山东的时候他开的是辆解放,现在开的是一辆比解放大得多的水罐车,好像是辆进口车,墨鱼不认识这种车的牌子。司机却没认出墨鱼来,这六年墨鱼不仅长高了,嘴上还长出了密密扎扎的胡子。司机大概做梦也不会想到,六年前抢劫过他的那个人到了新疆,现在就站在他面前。墨鱼之所以一眼就认出他来,是因为司机左脸颊上有个痦子,痦子上还生着几根很长的白毛,六年过去了,那个痦子和那几根白毛一点也没变。

  原来司机与墨鱼一样也迷了路。他去一个钻井队送水,回来的时候遇上一场大风,风把车辙抹平了,他已经在沙漠里转悠了好几天,现在油耗光了。墨鱼急切地说,师傅,你有水吗?有吃的吗?司机摇了摇头。墨鱼说,你的车不是拉水车吗?难道一滴水也控不出来?说着,墨鱼不顾一切地扑过去解开水罐车上的水龙带,并把自己的嘴堵了上去。等了好一会儿,墨鱼什么也没等到。司机说,别费劲了,如果有水也不会留到现在。

  毕竟有了个伴,墨鱼建议司机把车扔下,两个人搭伴一起往外走。

  走?司机说,只能消耗更多的体力和水分,走着走着就可能倒下再也爬不起来,便宜了地上的狼或者天上的鹰,在这里等获救的机会兴许更大。

  墨鱼没再坚持自己的意见。

  沙漠里昼夜温差大,昨天夜里墨鱼埋在沙子里,也许睡得太死,没感到冷,这会儿冻得直发抖。现在天刚刚亮,一丝一缕的雾,像一根根带子,在沙包间飘荡。司机从驾驶室里扯出一件军大衣扔给墨鱼,两个人一人爬上一个沙包,向远处张望,希望看到一辆车或者一个人。太阳出来了,天气越来越热,他们眼都看酸了,最终什么也没看到。司机就钻进了车底下,墨鱼也跟着钻了进去,车底下果然阴凉了许多。他们在车底躺下来,开始墨鱼还能听见司机在讲自己的故事,司机说他来新疆两年了,这是第二次迷路,头一次是遇上沙暴,好在他迷路不远的地方有个沙湖,他才活了下来……后来墨鱼就看见一个沙湖,那是一汪清澈透亮的水,墨鱼就急急地奔了过去,他跑啊跑啊,沙湖离他不远不近,可无论他怎么跑,与沙湖之间总是保持着那个距离,总也跑不到它跟前。等墨鱼醒过来,他发现太阳正从一个沙包上一点点消失,他躺在司机怀里,司机正拿着一只水壶在一点一点给他喂水。墨鱼不知道自己刚才喝了多少水,仍然觉得嗓子眼里火烧火燎,正想痛饮一番,见他醒过来,司机却把水壶扔了出去,显然最后一滴水已经被墨鱼喝光。这时候,墨鱼看到司机左手臂上卧着一道长长的疤,心里一颤,急忙把目光移开。

  墨鱼知道自己刚才昏了过去,是司机救了他,有些感动,说,大哥谢谢你。

  司机扯了扯嘴角,想笑没笑出来,说谢什么谢。

  墨鱼说,大哥,你说我们还能出去吗?

  司机说,能,夜里我听见钻机响了,附近肯定有钻井队,有钻井队就会有车来。

  墨鱼说,真的?

  司机说,当然。

  墨鱼想,如果司机知道自己就是六年前抢劫他的那个人,他手臂上的疤痕就是自己的杰作,他还会救自己吗?绝对不会!墨鱼给出了答案。在这几年的逃亡中,墨鱼遇到过不少好人,有送他衣服穿的,有送他食物吃的。初到宁夏的时候,墨鱼饿得头昏眼花,明知身上没钱,还是在街头一个打烧饼的小摊上要了两个烧饼,然后三口两口就吞了下去。摊主见他没钱,提着翻烧饼的铁铲子就冲了过来,一个女孩拦住摊主,替墨鱼交了钱,才使他免遭了一顿打。这些帮助对墨鱼来说是雪中送炭,但对帮助他的人来说却算不上多大损失。现在却不同,那可是最后的一点水,而他们目前的处境一口水就可能生死攸关。

  太阳落下去了,夜色一点点变浓变稠。两个人躺在干爽的沙子上,都没了说话的力气。突然,墨鱼感觉好像有虫子在自己耳边爬,一惊从地上坐了起来。

  大哥,快看,有人来!墨鱼显然有些激动。

  司机也一翻身坐了起来,在两个沙包之间,几盏绿莹莹的灯正向他们飘移过来。

  司机说,别怕,快进驾驶室,是狼!

  墨鱼的心抖了一下,说,狼?

  司机没回应他,已经打开车门钻了进去。

  墨鱼像打摆子,两条腿抖个不住。司机连拉带拽,总算把他也弄进了驾驶室。

  是三只。显然它们很久没吃到东西了,这会儿正饥肠辘辘。它们走到离水罐车十多米远的地方,一会儿蹲在地上歪着头贪婪地向驾驶室里张望,一会儿围着水罐车来回游走,不时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嗥。六只眼睛像六只绿色的小灯笼,像六束鬼火,在夜色里游弋着飘荡着。

  司机突然按了一声汽车喇叭,三只狼迅速向黑暗中逃去,但是它们并没走远,不一会儿又回来了。司机再次按响喇叭,这一次狼逃得更近,而回来得也更快。如此再三后,任司机怎么按喇叭狼也不逃了。夜深了,气温迅速下降,司机用军大衣把两个人盖起来,他们半躺在驾驶室的靠背上闭目养神。他们能感觉到,一只狼从后面悄悄地跳上水罐,向车头走过来。另外两只狼则一左一右迷惑他们。那只狼爬上车头,先是用爪子挠车前盖,后又挠挡风玻璃,当然这只能是徒劳,据司机说这辆德国生产的沙漠专用车,挡风玻璃可以抵挡十级大风中的飞沙走石。司机拿起一只扳手往车顶棚上敲了一下,那只狼倏地跳了下去。

  许久,三只狼再没什么动作,司机和墨鱼都以为狼不会再有什么新花样了,夜也越来越深,两个人安静地睡了过去。突然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把两个人从梦中惊醒。他们睁开眼,见一个黑影从挡风玻璃上跌落下去。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向车窗外看去,惨白的月光下,只见三只狼排着队,排在最前面的那只狼向前跑了几步,突然跳起来向挡风玻璃撞过来,“砰”一声,车身为之一颤。看来这几只狼饿疯了,要以命相搏。两个人顿时紧张起来,这虽然是一辆德国进口的沙漠专用车,但是如果这三只狼一只接一只撞下去,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呢?急中生智,司机猛地打亮了车灯,两根巨大的光柱顿时照亮了大片沙漠,三只狼逃之夭夭。

  暂时安全了,但两个人的心还在怦怦乱跳,因为他们知道狼还会再来的,而车灯不可能永远亮下去,电瓶里的电是有限的。

  墨鱼心里已经翻腾了很久,终于忍不住说,大哥,在山东的时候,好几年了,是个雨夜,你是不是被人抢过?

  沙漠迷路,没吃没喝,又被三只饿狼围困,能活着出去的希望究竟有多大呢?刚才司机说附近有钻井队,不过是安慰自己罢了,就是真的有,两个人就一定能获救吗?墨鱼觉得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,此刻如果不把心里的话说出来,也许就再也没有机会了。与眼下的处境比起来,这点事算什么呢,不就是几百块钱吗?还有那愚蠢的一刀,当时自己真的没想伤害司机,怎么就出手了呢?把一切都说出来吧,他爱怎么处置自己就怎么处置吧。司机是个好人,向他道声歉,就是真的出不去,也可以心安了。墨鱼还觉得这几年的逃亡有点荒唐,人都免不了犯错误,有时候不过是一念之差,如果自己不逃,被抓进去,好好改造表现,说不定现在已经出来了。如果那样,怎么会有今天?自己真是蠢透了!

  司机说,是,像是个中学生,当时我在修车,手里正好有把扳手,小兔崽子当时我真想给他一下子,其实用不着扳手,我一拳就能把他揍扁,可是他太年轻了,一个毛孩子,我怎么下得了手呢?

  墨鱼说,你是不是挨了他一刀?

  司机说,可不咋的,现在我胳膊上还留着一道伤疤呢!那孩子可惜了,把我划伤后他就跑了,这几年警察一直在找他,不知道他跑到了哪里,也不知道他还活没活着。前几年警察还打电话让我提供线索呢,我说算了吧,一个孩子,警察说我是农夫。农夫与蛇的故事你知道吧?这两年警察不找我了,谁知道那个孩子在什么地方呢。这事你是怎么知道的?

  墨鱼说,当时你怎么把钱给了他呢?

  司机说,本来我不想给他的,给了他钱他就算抢劫,是重罪。我打算把他劝走,可是他不听,他手里有把水果刀,见我不给他钱就朝我刺了一刀,我抬手一挡胳膊被划伤了,不过看得出来他不是有心害我。我胳膊上划道口子没什么,我担心再不给他钱,他会做出更蠢的事来,那样不仅害了我,更害了他。

瑞祥彩票  墨鱼无论如何也没想到,司机把钱给他,并不是害怕他手里的刀子,而是担心自己会犯更大的错。他终于忍不住哭了,说,大哥那个抢你的人就是我,对不起,你是我遇到的最好的人!如果能活着出去,回到山东我就去自首,只要能从里面出来,我一定会报答你的,我要重新做人。大哥,我还骗了一个钻井队几千块钱,回到山东我就把钱给人家寄去。墨鱼一边说一边在身上摸索着,后来抖抖索索从身上掏出个包来说,大哥,这是我这几年打工挣的钱,全给你,就算我对你的补偿。

  司机打开车顶灯,仔细看了看墨鱼,只见墨鱼泪流满面,脸上写满了悔恨。

  司机说,真的是你?

  墨鱼点了点头。

  司机说,如果你不提,这事我早就忘了。小时候常听我娘说,如果人家有恩于你,你一辈子都不敢忘,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;如果有人做了对不起你的事,千万不要老放在心上,没意思,冤冤相报何时了?恨让人老得更快。

  墨鱼说,大哥你真的不恨我?

  司机把车灯关掉说,六百八十块钱,你跑了整整六年,我一点也认不出你来了。兄弟,其实你比我还亏,你亏大啦!你有父母吧?墨鱼点了点头。司机说,是吧,这六年父母不知道怎么想你,挂念你呢,你也一定想父母吧,那时候你还是个孩子啊!墨鱼号啕大哭。司机又说,兄弟你还年轻,来日方长,这几年就当为这辈子交的学费,往后好好活还不晚。

  墨鱼点了点头,不哭了。

  墨鱼曾在一个餐馆打工,操作间里有液化气罐,老板不让在里面吸烟,可是墨鱼忍不住,有一次他刚把烟点上,被老板看见了,一把将他从操作间里拽出来,抓住他头发就往墙上撞。操作间里有把斩骨刀,墨鱼真想抡起来给老板一刀,但他最终还是忍住了。在一个建筑工地上,墨鱼用小推车推灰浆,干了三个月没领到一分钱,墨鱼不想干下去了,找老板要钱,老板说现在走一分钱也没有。墨鱼没走但也不去干活了,中午去吃饭,他把碗伸过去,打饭的人却不给盛,说老板吩咐了,不干活就没饭吃。墨鱼在另一家饭店负责买菜,干了两个月,老板说他虚报菜价,一分工钱没给把他撵了出来……墨鱼恨过他们,他想,就是走到天涯海角将来也要找他们报仇,现在他一点恨不起来了。

  司机说,兄弟,钱你拿着,回去孝敬父母,大哥不缺钱,在新疆跑车,一天光补助就好几十块!你放心,大哥一定把你活着带出去。

  墨鱼说,大哥,钱你拿着,在这里能遇上你,缘分!不然我一辈子都不安!

  司机说,这事以后再说,我们都不要再说话了,现在重要的是保持体力。说完,司机就半躺在靠背上,闭上了眼。墨鱼也不说话了,这一夜,他们不断听到狼的叫声,听到狼用爪子扒车门的声音。天终于亮了,墨鱼看见那三只狼一步三回头,消失在一个沙包后面。

  他们又熬过一天。

  又一次天亮了,墨鱼还在梦中,突然听见司机大喊:车队!有救啦!我们有救啦!

  墨鱼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大劲头,从车上跳下来,一鼓作气爬上沙包,他看见真的有一支车队正向他们驶过来。

  (选自《回族文学》2020年第4期)

  

  


友情链接

新浪彩票 上海11选5 彩票高賠率好平台 闲来麻将app 128彩票 新浪彩票 上海11选5 彩票高賠率好平台 闲来麻将app 128彩票